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思科裁员的背后:云计算浪潮冲击、中国本土化不彻底

2019-08-28 点击:1728
?

CSCO.png

查看最新消息

c61f-icapxph1324400.png

裁员谣言使思科(思科,CSCO.US)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8月1日,该对话的几个截图开始在微博和微信朋友中广为流传。内容显示“思科上海在今天凌晨被告知所有裁员”并声称“甚至连亚特兰大都有一大堆”。同时,还将下岗职工的补偿方案定为“N + 7”,人均补偿金超过100万元。随后,一些媒体跟进报道称,思科在上海裁减了300人。

思科相关人士当天回应《中国经营报》记者,思科正在进行全球业务调整,上海研发中心的2000多人中的一些人将受到影响,但并不像传言那样整个部门都是“一锅”。 “在8月2日的公开声明中,思科还表示,该公司“一直在推动转型和创新.不断推动全球业务,调整投资,资源和团队,并为关键增长领域分配资源。” p>

随后,记者从思科中国内部人士处获悉,思科已在全球实施了最终淘汰制度,年度淘汰率约为5%。由于对分离的补偿做得很好,没有任何批评。由于美国户外光纤盒产品被淘汰,因此重点放在思科在上海的一个部门。此外,思科承诺,两年后被解雇的员工可以申请回来。

与“裁员”相比,事实上,思科关于公司转型的公开声明更值得关注,甚至高呼“不变,不死”的口号。

那么思科对“转型”意味着什么呢?它指的是思科前首席执行官约翰钱伯斯(John Chambers)早在2013年提出的“从世界上最大的互联网公司转变为世界第一的IT公司”。它还指的是约翰钱伯斯的继任者查克罗宾斯设定的三个目标:首先,跟随亚马逊(AMZN.US)和微软(MSFT.US)的脚步转变为云计算;二是加强核心业务创新,三是提供更灵活的产品和服务。

John Chambers是世界上最好的职业经理人之一。从1995年到2015年,他在思科CEO工作了20年,使思科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网络交换机和路由器的主要产品。公司。 Chuck Robbins是一位“老思科”,他于1997年加入思科并开始了他的一线销售。 2015年5月,他被宣布为John Chambers的继任者,肩负着领导思科转型的重任。

2015年6月,John Chambers和Chuck Robbins在交接时,两人在北京采访了《中国经营报》记者。其中,约翰钱伯斯告诉记者,对于思科来说,“关键不在于与现有竞争对手竞争,而是抓住每一次机会向我们进行市场转型。” Chuck Robbins然后强调“在数字时代的过渡时期,我们必须注意两点,一个是速度,另一个是明确的目标。”

赛迪咨询公司的一位专家告诉记者,思科是全球互联网浪潮中最先崛起的公司之一。在早期,它甚至被称为互联网技术的创始人,主要是因为思科制造了许多互联网运营所需的设备。其中之一是路由器。在路由器诞生之前,厂商之间的网络协议是不同的,设备之间无法通信。所谓的网络只能是一个独立的局域网。直到20世纪80年代,思科推出了多协议路由器,不同网络协议的设备可以相互传输。信息,这促成了互联网的爆发。第二个是开关。交换机被认为是比路由器更有价值的互联网设备,因为拥有交换机技术相当于拥有在不同节点之间建立互连标准的权利。

在路由器和交换机市场,思科一直是一个巨人,其在全球市场的份额可以达到80%。在市场占有率和毛利率超高的支撑下,2000年著名互联网泡沫时期,思科市值达到5320亿美元,居世界第一。当时,这是一个连微软都无法匹敌的“红火鸡”。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市场上出现了更多的公司,如华为和Juniper,尤其是戴尔、惠普、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US)和思科其他主要客户,他们已经开始开发自己的网络交换机。等等,尽管思科已经让高管们独立工作,但成立了Arista Networks等公司,以削弱思科的市场份额。

与此同时,“思科长期以来一直受到硬件+软件捆绑销售模式的批评。后来,有一个更便宜的白盒产品,硬件和软件脱钩。用户只需要购买交换机硬件,然后按照他们自己的可以和第三方软件一起使用。“上述专家表示Facebook等公司发布了免费试用的开源软件,戴尔和其他厂商提供了基于开源软件的交换机。”白盒子“产品热播思科在2017年只是思科。在AT& T的订单从之前的20亿美元暴跌到4亿美元。

也就是说,2017年,根据Dell'Oro的研究报告,在电信运营商的核心路由器市场,华为首次超越思科,成为世界第一。根据市场研究公司IHS Markit最近的一份研究报告,在整个运营商路由器市场中,华为在2018年的市场份额为30%时位居世界第一。核心路由器是通信网络的关键设备,但是通信网络不仅需要核心路由器,还需要边缘路由器。

值得注意的是,运营商市场只是B路由器和交换机市场的一部分,即使华为在这个市场中处于第一位,一般来说,这个市场是华为,思科,Juniper。它们之间的差距并不大。但是,在企业路由器和交换机市场中,思科仍然是绝对的领导者。华为BG在这个市场上仍然很小。

相比之下,整体市场趋势的变化对思科产生了更大的影响。随着亚马逊AWS,微软Azure和阿里云在全球范围内的崛起,云计算在数字浪潮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以前使用思科等供应商设备构建自己专用网络的公司现在正在选择公共云服务。根据公开数据,云服务占2017年全球IT总支出的8%。2019年,这一数字首次超过10%,达到11.3%。高盛进一步预测到2021年该数字将达到15%。

对思科而言,这一趋势无疑是一个更大的挑战。因此,自上任以来,Chuck Robbins一直在发挥转型的旗帜,转型的第一个方向是跟随亚马逊AWS和微软Azure等IaaS供应商的脚步,使他们的设备适合云时代的软件。定义和订阅服务,另一方面,扩展软件和网络安全等服务,以抵消路由器和交换机整体需求放缓的影响。

目前,查克罗宾斯做得很好。截至2019年8月8日美国股市收盘时,思科的市值为2275亿美元,远远高于他任命时约1500亿美元的市值。相比之下,虽然思科2018财年的营收为493亿美元,这仅相当于华为2018年收入的1052亿美元的46%,但思科的净利润为127亿美元,华为为593亿元人民币(约合88人)。 1.4亿美元)。目前思科各项业务的毛利率仍超过60%,并且仍然是全球盈利能力最强的公司之一。

虽然在2019年8月2日的官方声明中,思科一开始就强调“无论过去还是未来,中国一直是思科的战略市场。”但事实上,思科在中国并不是很开心。

根据公开信息,思科于1994年正式进入中国市场,并于2005年在上海建立了研发中心。思科在中国拥有5000多名员工,在路由器市场占有率超过70%。并在金融等垂直行业转换市场。

但随着华为的崛起,2010年后思科在中国取代的趋势变得更加明显。根据公开信息,中国联通在2012年率先从骨干网“China169”中删除思科路由器,这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之一。

2013年爆发的“棱镜门事件”进一步加速了这一过程,使得思科产品在中国市场失宠。根据公开信息,2012年中国中央政府采购中心名单上有60种思科产品,但这一数字在2014年名单中已降至零。同样在2013年,约翰钱伯斯透露,中国在当年总收入中的收入已降至3%至4%。根据其他公开数据,在2018财年的收入中,中国市场仅占思科全球收入的3%。

一位来自中国IT公司的技术人员告诉记者,事实上,很难从产品层面评论思科和华为的优势和劣势。从业者的角度来看,技术流程的IT人员更喜欢思科产品,但当他们真正为自己的企业选择服务提供商时,这些IT人员往往更多地依赖华为。

为什么?消息人士称,除了网络安全和国家政策因素之外,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是思科无法克服的外国企业综合症在技术支持和服务方面不愿意放弃价格/性能比。很难及时回复,提供定制服务更加困难。简而言之,本地化并未完全实现。

主编:孟然

攀枝花新闻门户 版权所有© www.dgnuodiwujin.cn 技术支持:攀枝花新闻门户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