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神秘老者现身,上官依儿被迫跟随

2019-09-08 点击:894

feaf00007ce3b5f16f6c

1.

听闻此言,上官依儿立马横剑在手,护于胸前,大喝一声道:“谁?谁在哪里?”

“师傅!快看!还是个漂亮的小姐姐那!”只听见那个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上官依儿一阵惶恐,毕竟像她这种身手的女侠,都听不清楚对方所在的方位,那么这个人的武功一定很高,至少杀她绰绰有余。

没过多久,便看见正前方,有一位身穿黑色儒装的老人左手牵着一个十多岁的稚童,缓缓向她走了过来。关键是,这一老一少,脚步所过之处,青草只是微微屈身,这足以说明他们二人轻功极高,甚至可以说登峰造极。

老年儒士看了一眼上官依儿,只是点了点头,并未说话。

倒是那个稚童不停的摇着老儒士的手,开口央求道:“师傅,你就答应聪儿,收留漂亮姐姐嘛?你看,她多可怜,都受伤了!”

老儒士摸了摸稚童的小脑瓜,笑了笑,说道:“好吧!就让她给你做个伴吧!不过你得去问下人家答应吗?”

稚童头点的像拨浪鼓似的,赶忙答道:“好呀,好呀!”

只见稚童就像一只欢快的小鸟一样跑到上官依儿面前,笑着开口问道:“漂亮姐姐,你愿意跟我们回去吗?”

“啊?!”上官依儿惊讶道,因为她实在弄不明白为什么这两个怪人会要带她回去。

“怎么?姐姐!你不愿意吗?我师傅,人可好了!再说了,你跟我们走了,那些坏人就不敢为难你啦!”稚童一本正经说道。

2.

听闻此言,上官依儿又是一惊。他们竟然知道,有人在追她,并且听这口气,昆仑派都不被他们放在眼里。更为关键的是,她作为杀手盟的独女竟然猜不出对方是谁。

上官依儿做了一个万福,小心措辞,道:“感谢前辈厚爱!晚辈还有急事,所等之人马上就到了,就不去叨扰前辈清静了!”

黑衣儒士只是展颜一笑,点头示意,并未说话。

倒是那个稚童藏不住话,赶忙扯了扯上官依儿的衣袖,开口说道:“漂亮姐姐,你等的人,不会来了!”

“什么!为什么?”上官依儿不解道。

稚童退后一步,抬手指了指上官依儿背靠的大树树梢之上,开口说道:“漂亮姐姐,你看那个人是不是你要等的人?”

上官依儿顺着稚童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上面挂了一个人,准确的说,是个死人。上官依儿吓了一大跳,顿时噔噔噔后退数步,喃喃道:“不……不……不可能!”

原来这个人上官依儿认识,甚至可以说非常熟悉,他是杀手盟的第三号杀手,“无情摧碑手”苗昆!属于杀手盟的千年老王八之一,当然也是杀手盟的底牌之一,轻易不出手,出手则必杀人,要不是上官依儿是是杀手盟的独女,段然用不到他出山。

谁曾想,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苗昆,今天竟然死了,而且还被人挂在了树上。

上官依儿惊的张大了嘴,竟然一时无语,只是直勾勾的看着那个老年儒生。

3.

眼见于此,稚童害怕漂亮姐姐不跟他们回去,便赶忙补充道:“漂亮姐姐,这可怨不得我师傅!是这个人蛮不讲理,占了我们位置,还口出狂言,便被我师傅拍了一掌!不成想那么不经打,竟然挂在树上,死了!”

上官依儿听闻此言,禁不住将手中的赤火剑握的更紧了。

就在此时,只听见“嗖,嗖”几声巨响,只见有五人分别落于上官依儿对面。

他们五人均是手持长剑,其中一人只剩下一只手臂,而整个右臂缠满了绷带,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昆仑派的三长老,姬常春。

他看到上官依儿,便气不打一出来,咬牙切齿道:“臭丫头!逃命的手段挺多呗!竟然还敢伤老子,这次看你往哪里逃!等会老子抓住你,看老子不活剐了你!”

说完之后,便要拔出长剑去刺上官依儿。

还没等姬常春的长剑出鞘,只看到寒光一闪,姬常春的另外一只胳膊也应声而落,而那柄长剑却只是拔出来一寸而已。

紧接着便是“嘭”的一声,姬常春竟然直飞出去,撞到了对面的一棵大树之上,七窍流血而亡。

眼见于此,凌飞赶忙冲着老年儒士作揖行礼,道: “晚辈,昆仑派,凌飞!不知道前辈在此,如有冒犯还请见谅!”

“怎么?你认识我?”老年儒士开口问道。

“晚辈不敢叫出前辈的名讳!但是晚辈却知道前辈是那山巅之人,毕竟那手快刀,世上无人能及!” 凌飞小心翼翼道。

老年儒士,哈哈笑道:“老夫出山之前说过,能看出老夫跟脚的,可以不用死!所以你运气比较好!”

听闻此言,凌飞一甘四人,赶忙作揖行礼,退了出去。

4.

“师傅,你怎么又出手伤人了!你看都把漂亮姐姐给吓到了!她要是不跟我们回去了,谁陪我玩呢! ” 眼看四人走远,稚童开口埋怨道。

老年儒士看了一眼上官依儿,伸手摸了摸稚童的后脑勺,笑着说道:“没事的,没事的!漂亮姐姐会跟咱们一快回去的!对吧?上官姑娘?”

上官依儿,听闻此言,脸色煞白,不过还是勉强挤出一个笑脸,点了点头,因为她清楚的知道,除了答应他们,她别无选择。

看到上官依儿,答应了下来,稚童欢呼雀跃,赶忙伸手拉起上官依儿的手,就要离开,自然老年儒士紧随其后。

就在老年儒士走远之后,凌飞四人又回到此处,他们走上前去,仔细查看了下姬常春的尸体。他们发现,他的左臂竟然不是被利刃所伤,而是被手刀齐生生斩断,内脏也早已被震的粉碎,最后的那一脚,其实只是为了将他踢走而已。

看完之后,凌飞满头大汗,因为他师傅跟他提过的那个“魔头”,貌似真的出山了!而这个令人闻风散胆的魔头竟然没有杀他!

(未完待续)

达到当天最大量

http://www.sugys.com/bdsJs7a6

攀枝花新闻门户 版权所有© www.dgnuodiwujin.cn 技术支持:攀枝花新闻门户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