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余承东谈鸿蒙:5千人投入研发 能补华为手机所有漏洞

2019-08-19 点击:704
?

  5e2029e1110a4d809d56f4fb2cd74eeb.png?imageView&thumbnail=550x0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关注2019年华为开发者大会专题报道

  文/崔玉贤

  今天是余承东50岁生日,在同一天,华为正式发布了鸿蒙OS。据介绍,鸿蒙OS是是一款全新的基于微内核的、面向全场景的分布式操作系统,能够同时满足全场景流畅体验、架构级可信安全、跨终端无缝协同以及一次开发多终端部署的要求。

  在随后的媒体群访环节,余承东再次强调鸿蒙OS是开源的,目标是要做全世界的OS。而且,对于今年华为消费者业务业绩,余承东表示,华为本来有很大概率可以做到全球第一,实现全球销量3亿台。今年华为手机出货量应该会是2.4亿台。

  对于今年下半年华为消费者业务还要补漏洞的问题,余承东表示华为消费者业务的漏洞主要在生态方面,一个鸿蒙OS就可以补所有漏洞。

  以下为网易科技整理余承东群访内容:

  记者:余总,华为今年上半年遇到很多压力,依然取得这么好的成绩,您怎么看上半年的业绩?有哪些满意和不满意的地方?鸿蒙未来在培育生态方面有什么积极的举措?

  余承东:首先看今年的经营业绩,华为在美国制裁的情况下能取得这样的业绩,团队付出了很多努力。如果没有这个制裁,我们今年上半年的销量会有更大的增长,制裁发生以后,很多消费者信心受到影响,销量下跌得比较厉害。不过最近恢复得很快,基本恢复到80%多的销量,有的地方已经恢复到制裁前的水平。整体来看,我们还是保持增长的状态,消费者业务是我们公司最大的增长来源,上半年收入增长40%多,其他增长了20%多。

  按照预计今年销售量大概有3亿台。如果没有贸易制裁,今年大概率我们可以做到市场份额全球第一。贸易战制裁以后,我认为我们即使今年市场份额做不到全球第一,也可以做到第二。

  大家问我们为什么发布鸿蒙OS,从计算机被发明以来,我们由PC时代进入到互联网时代,再进入到移动互联网时代,大家都在做下一代操作系统,谷歌、苹果也在做,我们今天发布的鸿蒙操作系统是面向下一代来做的,同时为了给现代应用开发兼容、集成,带来更好的安全性、更好的信息、更高的性能。

  今天说我们的安全级别,理论上能做到EAL5+安全级别,未来的安全级别能达到更高、更领先,我们第一次在操作系统中带入了分布式,这是面向AI全场景、智慧化时代的分布式技术。因为整个操作系统的发展方向,从宏内核向微内核转移,所以我们率先发布微内核,这不仅在业内具有领先优势,对信息通讯产业也是一个巨大的利好消息,也让我们的科技更加自立自强,不依赖于别人。我们不是在做另外一个UNIX、Linux、安卓、IOS,我们要做下一代的,领先一代、跨越一代的操作系统。当然,我们还需要时间把鸿蒙更加完善,让微内核和外核的能力更强。

  我们开源的原因是让全世界参与进来,变成世界级的OS,开源也能解决信任的问题。如果说不安全,那我开源了每个人都能看得到,所以是解决信任问题。

  另外,开源能解决开发能力的问题,众人拾柴火焰高,让全世界开发者的智慧、能力用进来,打造成最强、最优秀的、面向于下一代的操作系统。微内核架构面向下一代的操作系统走到了前列,目前鸿蒙处于领先地位。像做半导体一样,老跟在别人后面做,永远不能领先。

件的开源?工业领域也需要大量这些东西,这个操作系统可不可以用到工业领域?

  余承东:首先,我们的开源是一个全面的开源,为了技术保密和核心的东西,在有一些地方分节奏开源,最终都会开源。

  其次,我们是可以用到工业领域的,而且我认为非常适合工业领域。鸿蒙高可靠性、安全性、确定性时延等特性非常适合工业领域。比如,在自动驾驶领域,某一个阶段产生时延,那就撞车了。同样,对航空、航天、对所有的工业机床、设备自动化都有更强的优势。

  记者:你计划2019年销售3亿台手机,受到影响之后,接下来的两个季度出货量有什么预计?

  余承东:这方面我们不好预测,我估计是2.4亿台左右。今年市场份额做到全球第一可能没戏了,但是全球第二的位置会站得更稳。

  记者:之前媒体说华为鸿蒙OS做手机上的测试,甚至用在一些比较低端的产品上。是这样吗?

  余承东:我们不会专门选低端或高端,其实鸿蒙OS更适合高端,因为性能更加强劲、更加安全。我们为什么没有及时用?因为我们考虑支持谷歌的生态,支持谷歌的合作伙伴。我还是要强调,一个开放的安卓系统和生态是我们的首选。但是如果美国不让我们用安卓和生态,那我们也要发展自己的操作系统,这样也会塞翁失马,带来的竞争力更强,短期内可能损失了一些,但长久看会更强。

  其实安卓生态的应用转到鸿蒙OS非常容易、非常快,过去在那上面编的程序转到这里几乎一两天就搞完了,极少的工作量,这样生态的发展也会很快捷。

  在这里借各位媒体记者的口呼吁一下中国的互联网公司要走向全球,华为也专门走海外市场路径。1996年,我们公司在中国都还很薄弱,还是一个弱小的公司,我们就进入海外市场,经历了屡败屡战、屡战屡败,最终全球海外市场占华为70%的收入来源,超过了国内。很多互联网公司没有出海,我觉得是决心不够,中国互联网公司在国内做得好,在海外也能做得好。

  今天在座的各位,你们可以呼吁一下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出海,增大全球市场。

  记者:今年年初,消费者业务进行了史上最大的组织变革,被授予了更多的自主权,所谓非常时期行非常事,我们这个变革跟我们战时的状态有关系。我想请教一下目前的战略变革与战略目标如何进行有效匹配?如何在组织能力上保证在美国长期制裁的可能性下,在2023年达到1500亿美元的销售收入,在华为终端背后有很大的声音来自于一种短期的民族情绪,这种民族情绪会不会持续?这对公司是不是完全好的事?您怎么看?

  余承东:华为消费者业务从组织变革以来,我们已经相对独立运作,组织变革已经持续了4年多近5年时间了,只是今天宣布一下而已。我们让生产关系解放生产力,整个华为是B2B的公司,大树底下不长草,大树底下小树苗都长不了,这几年在按照B2C行业的规律来运作。我们相对独立运作,我们的销售、服务、营销、流程IT,所有的体系都是按照独立公司运作的,这样保证高效、简洁,体现了迸发的活力,我们的效率非常高,公司相对独立运作以后,我们的效率比B2B业务高一个数量级,这就是生产关系解放生产力。

  在B2B公司中,很多人问怎么长出一个B2C的公司,而且成长很快,问题是我们按照行业规律运作,按照B2C行业规律运作,把它相对剥离出来,小树离大树远一点,让它能拥有自己的天空,自己接受阳光,这样才带来发展。所以我们的发展速度、增长速度远远高于B2B,因为B2B领域华为已经占了很高的份额,B2C的空间还比较大,我们的增长速度很快。

  即使在制裁的情况下,我们仍然保持高速增长,在海外相比去年也是增长的,虽然今年我们有一定的下跌,但很快又恢复了。如果没有这个制裁,我们增长速度会更高。

  这里我要感谢全国人民对我们华为的支持与厚爱,让我们增长更快。同时,我们有产品的领先与产品体验的优势在支撑,华为的P30系列、Mate20系列、荣耀V20等等,最近的荣耀9X也卖得都非常好,产品本身的竞争力、产品的质量、产品的体验、产品的性能有非常领先的优势。消费品在市场上应该让消费者喜爱,没有人喜爱,就没有人买。智能手机在市场上占多大份额,不是我们的追求。消费者需求会不断变化,作为消费者产品,任何一个公司提供的智能手机,最重要的是能不能跟上消费者需求的变化和给消费者提供好的体验,不断满足消费者的新需求。你只爱国,大家不会买账的,自己掏钱的时候还是要关注产品本身好不好,我认为核心是要产品本身体验好。正是基于此我们对于苹果高端用户的抢夺就产生了很好的效果。以前用苹果手机一天要充两次电,华为手机不用充电也可以用一天。对于电脑,华为的MateBook X Pro,用户满意度还得到第一名,希望你们用苹果电脑的可以转过来用华为电脑。我们刚进入PC领域就有300%多的增长,我们的智能可穿戴业务也有200%-300%的增长。产品质量、产品体验、产品创新能力、产品的领先性是第一要素,不能谈民族爱国情怀。所以我也感谢全国人民的支持,最核心的一点是产品质量过硬、体验领先、技术创新领先。

  华为把芯片搞定了,把操作系统搞定了,把数据库也搞定了,信息通讯产业对国家的未来及自身都有非常重大的意义,实现科技自立自强。如果贸易战打到一定程度,像郭台铭说:未来有两套系统。如果这个时代来临的话,我们要做好准备与备胎,让另一个System运行得更好。

  华为是一个全球化的公司,我们和非常多的美国企业都有非常好的合作。而且我们过去也对美国企业有着大量的采购,我们跟谷歌、微软、英特尔、高通等企业,都有非常好的合作关系。我们希望在全球化的今天,大家相互帮助、互相支持,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们如果被美国政府逼得只能用自己的时候,也许华为公司会更强大、更好,有时候人就被逼出来的,企业有时候也被逼出来的。我们本来做备胎,不好意思全部都用自己的,现在如果别人不让我们用了,我们就把备胎变得性能更好。

  我们希望跟美国企业、全球企业更好的合作,美国、欧洲、日韩及全球的企业有更好的合作,更多的社会化分工,全球产业链分工,大家互相依存。

  记者:鸿蒙十年前就开始探索了?

  余承东:对。

  记者:截至目前投入的人力与财力是什么样的状况?

  余承东:我还没有仔细计算过,现在投入的人力接近5000人,规模相当大,这段时间投入很大,早期的投入没有这么大,现在大规模突进近5000多人,短期内要把整个系统完善,所以工作量非常大。

  记者:关于开发者的问题,刚才提到对于开发者的便利。比方说开发平台IDE(集成开发环境),包括开发工具编译器,对于成熟的安卓开发者来讲,华为是否有其他更激励的措施?

  余承东:我们考虑了生态,给大家更多的分成,我们的耀星计划给与开发者资金支持、开发支持,这些工作都有。APP开发在这个上面运行之后,我们会减少华为的提成比例,把更多的利益分享给互联网公司、APP开发者。

  记者:分成和资金的投入是多少?

  余承东:减少我们的比例。后面陆陆续续会公布。

  记者:华为今年第一季度提出了全场景的生态,我想问一下制裁是不是加速鸿蒙的发布,还是今年本来就打算发布鸿蒙的操作系统?

  余承东:整个核心业务来源是全场景智慧生态的要求,我们需要面向下一代的操作系统,中美贸易战加速了这个进程。我们原来计划到明年春天发布,不是今年秋天发布,有没有贸易战都会准备面向未来做备胎,华为在各个领域都有备胎,因为我们不知道贸易战哪一天会打到我们头上来。我们没打算这么快,只是贸易战加速了资源,我们短期内蓄积了很大的资源来做。我们拥有全世界最优秀的操作系统的设计专家,因为这需要领先的领军人才,优秀的人才,靠人堆上去是没用的。所以我很自豪地说在操作系统上,我们有面向下一代领先的操作系统设计的架构师、设计师、系统架构师的专家。

  记者:鸿蒙未来会在穿戴设备、车机上使用吗?

  余承东:未来都可以用。

  记者:因为它是一个新的应用生态,车机、穿戴只能用鸿蒙吗?

  余承东:用鸿蒙,相对于在其他上面开发的UNIX、Linux、安卓等都可以很方便地迁移过来,没太大问题,所以你只用鸿蒙就可以了,其他业务迁移过来非常容易、非常方便,且更安全、更可靠、性能更好。

  记者:包括PC,是吧?

  余承东:都可以,现在我们优先支持微软和谷歌的生态,如果不让我用,那我们只能用自己的,我必须两手准备。

  记者:您刚才说鼓励中国的企业出海,那么华为出海非常有经验,有哪些经验可以分享?

  余承东:第一,决心。这是一个企业的战略决定的,不能受到一点挫折就退缩了,在一个战略确定以后要在海外市场持续投入。

  第二,我们在每个国家经营生意要尊重当地国家的法律、法规和政策,要做当地合法的公民、合理的公民,给社会做贡献,使用优秀的当地人才,不仅是中国人派过去,还要把当地的资源、当地的人才用好,发挥当地的作用,能融入当地社会,遵守当地的社会法律。为自己企业做贡献,同时为当地社会做贡献,做当地的好公民、好企业。

  第三,人才的全球化,全世界的优秀人才,在人才的聚集地招收最优秀的人才。针对海外市场,我们要成为一个全球化的公司,人才的获取、人才的管理都能实现全球化。

  最后,中国企业、中国人拥有自己的优势:一是勤劳;二是重视教育,不管是穷困家庭和富裕家庭都很重视家庭教育;三、家庭文化,重视家庭,我们14亿人口在中国都有非常大的优势与潜力。

  我们下一代的子女全球化的视野在提升,英语语言能力都在提升。我们这一代上学的时候英语很差,中学的时候都缺英语老师,下一代的受教育程度都很好。我相信针对海外市场的文化、语言,在全球化的今天,拓展海外市场比过去更容易了。我们这一代人把英语说利索的人都非常少,现在每个家的子女都接近于美国、英国人的水平,我们上学的时候理工科擅长,感觉英语是最难学的,现在对下一代的孩子不是问题。所以语言文化,通过全球化的今天国门打开,大家对全球文化的接纳、融入都更好,这些环境有利于我们拓展海外市场。

  记者:余总您好,您说鸿蒙系统可以随时用在手机上,是不是把鸿蒙在手机上的适配测试工作已经做完了?

  余承东:是的,完全达到具备商用的程度了。但我们还是希望继续使用全球共用开放的手机操作系统和生态,换句话说,一个开放的安卓系统和生态依然是我们的首选。如果美国限制我们使用,我们也会发展自己的操作系统。

  记者:考虑到现在的国际形势,手机业务在海外的投入与预期的比重是否有调整?

  余承东:手机在中国市场保持高速增长,海外的市场下来了,但还是在增长。因为海外的消费者受影响,美国制裁华为手机不能用了,变砖头了,其实是误解造成的。现在消费者发现没问题,消费者心理在恢复。美国制裁新产品没法准入,这样也会影响新产品的体验认证,会影响我们的销售。如果新产品拿不到TA的话,未来只能用自己的操作系统。

  对于美国国家和美国企业来讲,最大的利益是放心我们用他们的操作系统,因为我们的操作系统会减少他们的利益,美国的互联网公司在他们生态平台上获取了巨大的商业利益。在这种情况下,让我们打造自己的操作系统,生产自己的操作系统,未来是牺牲美国企业的利益,我相信他让华为用是会增加他们的利益。

  记者:我有一个鸿蒙的问题,在部署面向未来操作系统的时候,无论是微软,还是阿里,他们都提出过多平台、跨平台部署的理念,无论是windows10,还是在阿里OS上,他们实现的时候都是针对不同的终端出现了不同的版本。其实他的开发理念是这样,但是没有做到这一点,那么鸿蒙要想获得成功最大的困难是什么?华为会不会采用不同的版本?

  余承东:我们开始设计这个操作系统就是面向这种能力,你说瓶颈在于架构能力,我相信我们的架构能力更强,我们的OS能做到这一点,解决这个问题,多终端的部署,面向不同的硬件、不同的平台硬件、不同的能力,加大架构操作系统的能力,我们有信心做到这一点。包括IDE(集成开发环境),我们需要投入更大的人力去开发,这是我们架构师、设计师能力的体现。华为拥有全世界最优秀的工程师、最优秀的专家来攻坚这件事情。

  记者:我有两个问题,现在运营商用户没什么漏洞了,消费者业务有一些漏洞,贸易战到现在修复的情况怎么样?现在OS发布了,芯片呢?

  余承东:我们芯片上没任何漏洞,各方面都能自己搞定。我们愿意用美国芯片,美国不供应我们也OK,一点没影响,主要是“生态漏洞”,到底用自己的操作系统,用自己的生态,还是用他们的生态。用Windows生态,还是用安卓生态,亦或用鸿蒙生态,我们一直坚持选择使用windows和安卓生态,想着支持美国,支持现有全球的标准,一旦用不了就可以把我们自己的系统和生态投入使用。

  记者:不需要美国支持,我们消费者业务依然能正常运作,是吗?

  余承东:是的,但鸿蒙生态的打造需要一点时间,短期内会对我们产生一定的影响。长久来看,我们的竞争力会更强,因为这是我们自己的操作系统生态,它的商业价值更高。短期利益会损伤一些,但长期利益更大。如果美国让我们用的话,我们继续支持windows的生态、安卓的生态、谷歌的生态。

  记者:第二个问题,这两天日韩半导体材料的供给,是不是对我们有影响?

  余承东:目前对我们没有产生什么大的影响。

  记者:怎么规避?

  余承东:每天各种各样的事情都会发生,我们保证了降低风险分散的供应,包括美国没供应的时候,我们的业务不受影响,我们有其他的供应解决,包括日韩、欧洲的其他供应。我们不是独家供应商,我们是多个供应渠道保证安全。如果是一家供应商,这家供应商的工厂着火了或者出现问题了,整个就瘫掉了,所以要有多家供应,这是供应链的基本规则。

  记者:我看您昨天发的微博还比较感性,回顾了一下在华为的历程,感谢大家并肩战斗。问一下您最近的工作状态怎样?现在华为24小时无间断的工作,为了保证鸿蒙系统的上线,可以讲一讲这方面的事情。

  余承东:美国制裁以后,让我们整个公司员工的战斗力提升了,外部的压力让内部更加团结,员工工作的强度和工作的干劲、努力程度都得到了更大的提升,外部的压力使内部变得更团队、更有战斗力。

  我本人在华为干了26、27年,一直保持着奋斗的精神、努力工作的精神,有这种压力的情况下休息时间减少,工作时间进一步加强,但还好。我相信我们整个公司都非常有朝气、有活力。

  记者:我的问题是关于伟创力,伟创力扣了华为以后,对华为的业务有没有影响?

  余承东:媒体都报道很多了,你们可以看媒体报道。肯定会受影响,但我觉得合作伙伴不应该这样做,这种做法对他们自己也有伤害。

  记者:现在很多人期待华为鸿蒙系统的手机,这么多人都盼着想买这样一个手机,什么时候出这么一款手机解解馋?

  余承东:我想说随时都可以出,没有出也有原因,这个原因你也知道。如果说大家用了安卓还想用鸿蒙的性能,怎么办呢?我们可以把鸿蒙的一部分能力先放到安卓上,包括方舟编译器放到安卓上来,性能会得到极大地提升。

  你们到这里来接受我的采访,刚才有人说我们几十款主流应用都开始用方舟编译器编译,TOP级的应用,如果主流应用都用方舟编译器编译完的性能提升了60%,那是极大的性能提升。如果大家想用鸿蒙又用不到,我们还在用安卓的情况下,可以把鸿蒙的一些性能逐步往安卓上迁移,让大家也能用到一部分性能。一旦贸易战持续时间延长,可能我们得全面启动鸿蒙,这是一夜之间的事情,非常快。所有现有的手机都可以升级为鸿蒙操作系统,我们做好了全面的准备,消费者要理解。我们之所以没有急于用我们的操作系统,因为考虑对到Windows生态和谷歌安卓生态的支持。

  记者:操作系统是很多科技巨头都想做的事情,包括微软和阿里之前都想在手机上做,没有做起来是因为生态的问题,王坚之前在电视上说中国企业文人相轻。现在鸿蒙已经出现了,您跟中国的互联网巨头有打过交道吗?

  余承东:当然,我跟他们很熟,微软和阿里没有强大的终端能力,我们每年出货几亿台,相比他们更容易打造这个生态,当然打造生态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过去生态开发的东西平稳、快速的转移过来非常容易。

  我们依然会首选开放的安卓系统和生态,考虑到跟美国企业的合作,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的利益支持。你想微软和阿里怎么做呢?谁的手机终端帮他做?这是不一样的状态。

  记者:我问一下关于5G的问题,目前看了运营商的节奏之后,很多的ODM厂商都在降低第一批次5G终端的出货预计。我想问一下华为的预计,今天联通也公布了Mate30 5G的消息,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所有的预计都在说明年下半年都能用上2000块钱的5G终端,但是现在芯片的推进进度非常慢,我很想知道华为在这方面有什么计划?

  余承东:第一,5G网络建设需要时间,基站部署、模式需要一个过程,因为中国刚发了牌照,网络建设优化和发展需要一点时间。但是终端,我们的Mate30开始会全面支持5G。荣耀旗舰,华为荣耀品牌,经典的旗舰手机,中高端的手机都会支持5G。

  第二,整个产业明年会全面走向5G手机,包括你刚才说的两三千块钱都会有5G,这是必然的规律。所以5G的速度会比过去从2G到3G、3G到4G的速度来得更快。你看2G到3G、3G到4G,一直在加速前进,4G到5G的速度也会更快,它是加速度前进的。

  过去一代的通信网络设备,每隔十年换代,换代的切换期大幅度缩短,所以速度会更快。我认为今年秋天5G会上一定的规模,明年整个产业会全面展向5G,所以5G来临的速度会很快,比我们想象得要快。明年中档的手机,两三千块钱的手机也都会转到5G上。

  记者:现在有终端厂商表达了对鸿蒙开源的兴趣吗?

  余承东:我们跟其他交流过,他们都比较感兴趣。

  记者:能具体讲一讲吗?

  余承东:我不便于说这么多,他们有一点点担忧,鸿蒙是华为开发的,他们会怎么样了。我们成立了开源基金会,其他手机公司也参加了,我们会让大家看到这对大家是公平的,都可以用。

  记者:之前的沟通会上,梁华董事长提到今年下半年消费者业务有洞要补?

  余承东:补漏洞,主要是生态的漏洞,Windows生态和安卓生态的漏洞,一个鸿蒙就可以把两个洞全补了,因为两个洞是一个洞。因为我们鸿蒙做的是面向多平台的。

  记者:昨天美国政府发布了一个临时决定,禁止美国联邦机构采用华为在内的5家通讯设备,华为是怎么看待这个鉴定的?会不会担心对鸿蒙海外推广造成障碍?

  余承东:这个问题任总回答很多了,我不希望回答这个了,美国一直都没有选我们的东西,把我们排除在外,再出禁令也是这样。

  end_tech.png 网易科技

乔俊婧_NBJ

达到当天最大量

攀枝花新闻门户 版权所有© www.dgnuodiwujin.cn 技术支持:攀枝花新闻门户 | 网站地图